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而以选择商品或复制既有品位的方式过生活?”如果有人问时尚是什么,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提示。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下面的文章来自日本服装设计大师山本耀司,原载于1997年的《装苑》,这位以反时尚设计风格著称的大师没有在文中讲太多服装,而是言辞犀利地表达了他对当时日本社会的种种看法,比如被称为“大小姐”的这种人,比如时代的“轻浮”,比如时尚界的“保守”……

  翻译者介绍了一些当时的背景:“上世纪70年代开始,意大利、法国的大牌开始席卷日本,高级的女装连衣裙、套装之类开始热卖,大牌的鞋和包等成了必备的配件。本来这也无可厚非,但是随着日本80年代经济腾飞,这种追求外国大牌的风潮已经扩展到了日本的普通OL(白领)以及学生阶层,简言之,每个女人都想扮上流社会。然而随着泡沫经济的崩溃,90年代中后期,这种一味追求与自己不相符的外国高价名牌的行为逐渐与时代产生了冲突。”

  不止一次有人跟我说,“奢侈品在国外是没人买的”,而国内的现实是奢侈品消费屡创新高。并不是说所有人都不应该购买奢侈品,但如果全社会的年轻人都追逐同一种趣味,这应该也是有问题的。正如山本耀司在文中说的,Prada在某些方面的确做得很好,“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她的衣服能帮现在的年轻人解决什么问题,那种好像经文一样,跟着念就能拯救自己的,那样的衣服。”

  我 现 在 有 点 着 急

  BY Yohji Yamamoto / 山本耀司

  中文翻译:Leslie-shady

  时装设计师,在流行和时尚中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以及面对21世纪应该如何变化,对于这个话题,我最近非常有兴趣。经常有人说,所谓流行就是从街上开始的,设计师就是在它后面追着跑而已。这大概就是一般意义上潮流的基本要素吧。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另一个我非常想说的就是,一种只有在日本正在发生着的特殊现象。那就是:被称为“大小姐”的这种人,或者是靠着父母的钱生活的年轻人,他们都穿着世界级的高级名牌,这太反常了。从日本人特有的文化、精神观等方面来看,可能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但我也不会用什么太深奥的话来分析,总之,这件事在我来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或者说是一种畸形的状态。欧美的年轻人,是绝对不会穿这么贵的衣服的。他们能用二手店或者跳蚤市场买来的便宜衣服,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有型。他们大部分的衣服都是那种两三千日元就能买来的。我觉得这才是年轻人特有的帅气。话说回来,日本又是怎样呢?整天就是追名牌,甚至为此追到意大利的人也有,还有为了买A货跑去香港的人。如果你是一个过了育儿年龄的阿姨,为了打发时间去满世界买名牌什么的,也不是不能理解,但为什么年轻人也要这么做呢?我认为这是只有在日本才会发生的特殊现象。这种姑娘,我不觉得她们可以被称作“女人”,她们就是脑残小婊砸。她们就是被人们惯出臭毛病来了,仗着自己年轻就觉得了不起了,“啊,年轻就是牛逼,我年轻又貌美,你一定是想约吧?”——这样的小婊砸比比皆是,都写在她们脸上了。她们对于超过25岁的女人,一律侮辱性地以“欧巴桑”称之。但她们居然还混得下去,就是因为日本的男人们觉得这种女人是“fresh meat”,在肉欲的怂恿下,碧池也能被捧上天。

  日本人是这样一个人种:生活在岛国中,能互相体谅,甚至是互相纵容。一般来说这也没什么不好,但(我)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但凡是有问题意识,有反抗心理的人,一定会离开这种好像村子一样的社会。因此有些人就直接去了外国,至于是不是这样就是最好的办法,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现在的世界,正处在一个恶俗没品味的时代——穿着Prada(的衣服),戴着Hermes戒指,拿着LV的包,脚踩Fendi或Ferragamo的鞋,身披皮草大衣。就这么包了一身名牌,坐着不知道谁送给她的宝马或者保时捷,这样的人会去读《装苑》吗?绝对不会的吧。就算这些姑娘看时装杂志,也是看《Vogue》,或者是日本杂志的那些特集,比如《意大利时装》、《世界名牌》之类。绝对是沉浸在保守中无法自拔,毋庸置疑。说白了,她们就是要装得有钱呗,这就是恶俗没品味。现在日本就蔓延着这样一股难以遏制的风气,这是病!

  为此,日本的时装设计师又做了什么呢? 也只有我和川久保玲在80年代所做的avant-garde(先锋派;前卫派)了。尝试将服装破坏,涂抹甚至剥离。看看比利时奥地利那边,越来越多的年轻设计师仿效安特卫普出身的DriesVan Noten那样,并不是以作品为核心,而是作为潮流的引领者,做出合乎时代的easy & simple的服装。

  而一直支撑着pret-a-porter(成衣)业界的设计师们,也开始嚷嚷着要去做haute couture(高级女装)了。Thierry Mugler,Jean PaulGaultier,Azzedine Alaia都是如此。

  所谓haute couture(高级女装),简言之就是法国的国策产业,也是法国人最重视的遗产。在它已经成为化石的今天,不知为什么有人开始想要再去做。本来反抗这种古老价值观的年轻人,和那批曾经年轻过的人,现在却又在政府的补助下做起了haute couture。这样的话,要领导今后时代的年轻人们,却和街上(的现实)越来越远了。以后,设计师和街上(的现实)要如何联係在一起呢?我细思极恐。为什么原来那些叛逆青年,那些被称为恐怖小子(infant terrible)的人们,会被改造成想要做haute couture的人呢?现在,整个世界都是保守的,华丽的服装最好卖。意大利正统治着世界时装界,我觉得这就大概是巴黎想重新夺回领导地位,而去做haute couture的原因吧。意大利时装嘛,确实是很保守的。

  法国的记者们,经常把Pada当作是低俗没品味的象征。我觉得,虽然 Miuccia Prada所做衣服的样式,就算是外行也能做,但在这种衣服的范畴内,Miuccia确实是做得最好的。无论是细节的处理,还是剪裁,以及衣料的配合,都是非常好的。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她的衣服能帮现在的年轻人解决什么问题,那种好像经文一样,跟着念就能拯救自己的,那样的衣服。

  另外,为什么日本的年轻姑娘,就有那么牛逼哄哄的装逼姿态呢?我指的是一堆从16岁到22岁的小姑娘,要让我说,她们虽然是高中生的年纪,却已经透露出“Ji ”的感觉。这可能是受到了电视节目的影响,也可能是那些控制日本的成年人的战略吧。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我的想法可能有些老土,我觉得处于那样的年龄,正是要对大人提出疑问,对自己提出疑问,对社会提出疑问,对大人们所建立的规条提出疑问,是一个痛苦的青春期才对啊。所以才要去思考,去烦恼,去阅读,青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这些完全都没人在做,就是知道色诱,脱了水手服就换上高级时装,除了名牌就是名牌。现在所谓的品牌,就是指意大利和某些法国牌子吧?全都过时啦,土的掉渣!所以,我们这些设计师的工作,就是要靠我们的服装,把这种强烈的反对意见传递出去,告诉她们那样太老土了,简直弱爆了。我强烈地认为,在这一点上,时装设计师们所做的还很不到位,包括我自己也算一个。

  我呢,最喜欢玩重金属和摇滚的孩子们。所谓摇滚,大概就是一种反抗精神吧。他们才不喜欢学校里循规蹈矩那一套,会去玩摇滚,会去当暴走族,用这些来反抗。所以我喜欢这种孩子们穿的衣服。白天干体力劳动,晚上就去玩乐队,这是我心目中“愤怒的年轻人”的形象之一。这其中可能也有做时装的人。不过,摇滚是不是真的能在日本好好发展也另当别论,毕竟现代的阶级社会中有很多身不由己的因素,而且这也很容易和毒品扯上关系。

  总之日本就是实在太宽松太放任了,干什么都能吃饱。我非常讨厌“自由职业者”这种说法。所谓“自由职业者”,完完全全是社会娇惯姑息的产物。有的人什么也不干也能生活,是谁在养活他们?有的人随便打个工也能生活。社会在放任着这些年轻人,再加上那些全身名牌的有钱人家的脑残大小姐,这就是现在的状况。最近居然还有人在讨论家庭的出身,或者是从什么大学毕业。这不是完全回到了过去了吗?太保守了。

  我为他们感到悲哀,十几岁就只知道吃喝玩乐,但以后怎么办呢?转眼之间,人就老了啊。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轻浮。我觉得“轻浮”就是这个时代的关键词。现在这个时代,哲学思想已经逐渐消失了,比如以前的人们会为马克思的理论疯狂,也会去拼命学习各个哲学家的思想。估且不论人们可以为此有多么苦恼,但这种青春特有的苦涩可以成为指引生活的一种参考。以前人们会有思想上的领袖,现在也没有了。失去了指引,也没有了可以共享这种痛苦的思想。于是自己的肉体被当作了轻浮的玩物。他们还不是那种被生活所迫不得不为娼的女人,而只是为了玩乐而出去卖。但是现在的日本社会却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这只是用年轻的魅力,来换点钱而已。所以“fashion”作为有钱人的象征,通过名牌、潮流这些东西,压垮了日本。年轻人本应有的疑问,本应在痛苦中寻求的解决方式,都被人认为是过时的东西。不单是年轻人,对于每一个消费者来说,买买东西就好了吗?生活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许许多人都有这样莫名的苦恼,却很少有人能真正去直面与解决问题,而是随波逐流,渐渐忘却。

  现在所有的时装学校都是设计优先,如何踏踏实实地去做一件衣服却不会去教。这都是要经过训练与锻炼的,就连狗都是需要训练的,但日本现在的年轻人却完全缺乏,就算学校中也没有。所谓训练是非常痛苦的,在期间你会不断地问自己为何要这么做。但我想明确地告诉大家的是,很多东西只有经过训练之后才能了解去发现。练钢琴就很无趣,但那是必须的基础。那一种辛苦,是现在的人们所无法承受的。但是一旦超越了这些痛苦,你就会发现一片新的天地。对于这种老年人的愤怒,已经有很多年轻人觉得不耐烦了。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我有时会去练空手道,但经常是头脑中记住了动作,身子却不听使唤。所以说相比于脑子,其实身体才应该先动。这就需要不断重复训练与锻炼的过程。这样才能使身体的反应更快。我这么说,就是想让大家更能相信,只有经过磨练,才可能进入新的境界。我想大声对所有《装苑》的读者说,同时也是在对所有有志于在时装界发展的人们说,如果你不能理解这一点,那么你做的东西,还是太肤浅。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有sense的人太多了,会画画的人可能有几十万。所有想做设计师的人,大家都打扮得很时髦。但我觉得那都没必要。训练的时候,就穿一件脏脏的T恤和牛仔裤就好,上学的时候,套上一件夹克就能出门。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样的经历一定要有。经历过这样的时期,你才可能看见新的事物,才会发现以前自己办不到的事,突然就能做到了,这就是我最想说的。就算是拿鞭子抽你,你也要做到这一点。一般的学校教育已经是很荒谬了,但就连现在的专门学校,这种为了就职而设立的学校,也缺乏训练与锻炼的内容。

  再说说我自己的事,空手道已经练了六年了。这很像钢琴课,就是重复不断的基础练习。一年半以前我拿到了黑带初段,不过这之后依然是每周两次做着基础练习。因此,才能做到“行动比思考更快”。

  对于人类拥有的潜能与可能性,我特别的惊异。举个例子,一般的体育运动,都需要体能与力气的支持,所以有着年龄的限制。但是武术就没有这么回事。比如说我练的东西,就是无论你是一米八还是一米九,二百斤还是怎样,我都能一击必杀,这就是我训练的内容。这是最终的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就必须和学钢琴一样,不断去重复基础训练。空手道无关于年龄,而是需要把自己身体的潜能运用到极致。还有一个我想说的,一般打人的时候呢,大家都觉得是要用手。但实际上,拳击也好,空手道也罢,都并非如此。拳击靠的是后背的力量,空手靠的是腿和脚的肌肉,以及腰部的回旋,都不是用手。不是有那种玩具飞机吗,用皮筋一拉,就綳出去了那种,这是一个意思。就是将全身的力量蓄积起来,然后瞬间发力去攻击。一般人一打架就慌,为此,也需要去训练。

  可能有人会问,是不是山本耀司在某种情况下就会去杀人呢?也不是哦。其实我在训练的过程中,有这样一种形而上的有趣想法,如果有人很不讲理,一直在打我,我怎么忍让他也不停手,再被他这么打下去我可能就会重伤或者死掉,这种情况我才会出手。基本上学会了空手道,对我的生活方式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只不过遇到事的时候,比如在街上有人挑衅,有人没事找事的时候,我能冷静面对,不会害怕。我能冷静地平息事端。能冷静面对,就是我最想要的。不过话又说回来,练空手道最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想有能坐飞机的体力。

  想要轰轰烈烈生活的人,全都离开日本去了国外。好像不得不这么做呢。我也想离开日本了,在另一种意义上。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为什么大多数人不会创造自己的品位?(转载)

  山本耀司 / 日文名Yohji Yamamoto

  他是世界时装日本浪潮的设计师和新掌门人,以简洁而富有韵味、线条流畅、反时尚的设计风格而著称,是八十年代闯入巴黎时装舞台的先锋派人物之一。

  1943年 出生于日本横滨

  1966年 毕业于庆应大学法律系

  1966年-1968年 在日本东京文化服装学院学习时装设计

  1968年 获装苑奖,并得到去巴黎学习时装的奖学金

  1970年 从巴黎深造回国,一直活跃在以东京为主的时装设计界

  个人网站

  原文刊载于1997年2月《装苑》

  中文翻译:Leslie-shady(微博:@leslie_shady)

  一切版权归属原出版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